三百万

´_>`看什么看

【101只史塔克】能成功吗?(冬铁/Bucky篇)

Mia米亚:

此文为“起司汉堡”群组内的活动文之一,详情看这里

大致上就是Tony被Loki的魔法变为了好几个小小的小Tony,每个小Tony都拥有一部分Tony的情绪或喜好,譬如说爱跳舞、傲娇、不信魔法、负面、自卑、爱笑…

一时冲动领了冬哥的负面铁!对的我选的正好是自卑跟负面的小Tony…主要都是想治愈他啦

然后来放个群宣! (其实也不太清楚要打什么

群号:455693766,群名起司汉堡,群内日常记梗、聊天、开视频画画,充斥着各种大佬和天使!凡是喜欢铁人不排斥all铁的太太或小可爱们都可以来加入喔,么么么(๑・ω-)~♡”

以及依旧,我很抱歉。

我相信宇宙上一定还有某个地方是529的,好爱妮,爱妮,看见了张图“眼睁睁看着你眼里的星光黯淡为沉重的黑洞”,除了第一次飞上蓝天,后来再也没见过他的笑容。心里真的好痛,希望能再看见你可爱的笑容,还有眼中的星辰大海,想要亲亲你的脸颊,让你知道所有人都是爱你的。 Love you Tony Stark.

※注意 CP含 主CP【冬铁】

※本章含【冬铁】

※人物属于MARVEL,OOC都是我的

一个Tony,对复仇者来说是得力的队友兼团队中的小麻烦,但一百零一只小Tony——好吧,虽然待在大厦里的只有十只,简单来说是更多的麻烦,但认真来说,会令人忍不住想让Hulk抓着Loki的脚往地面用力拍打下去。

反正Bucky是这么想的。

他拉上领口的拉链,转头看了眼客厅内的复仇者们。 Steve在往他胸前口袋里的小Tony嘴里塞零食,Clint则在附近与他手里的另一只小Tony满脸可惜地看着那被剥成小碎块的巧克力葡萄干饼干;Natasha一改平日凶狠火辣的黑寡妇印象正悠闲地拿着手机给桌子上的小家伙放音乐跳舞,幻视呆呆地听着肩膀上的小Stark先生介绍刚才播的是什么流行音乐。 Banner在实验室,Wanda拿走了颜料在房间涂涂抹抹,猎鹰在大厦外飞来飞去,看起来…貌似只有他认为小Tony是个麻烦。

“嘿,士兵,差不多要出发了,再拖下去我都能看见那群武装部队在绑架平民了。天啊,他们的手段肯定很残忍,会不会我们到的时候见到的只有尸体?那我们怎么办?”

Barnes吐出一口气,他踏上登机口看向咬着大拇指指甲、属于他的小Tony,皱着眉头不太确定地问道。

“…现在就出发,你确定要跟来?”

“当然,不然我要怎么替你注意周遭有没有敌人?这是我的工作。”小Tony理直气壮地往他的身上一跳,将才刚拉上去的拉链扯下,整个人塞进了他的领口。 “快走!敌人会杀了人质的。”

…那些反派根本还没接近市区呢。

Bucky对于把小Tony一起带去了战场这件事有些反悔,他正处于接近崩溃的边缘,原因就是那只塞在他制服领口的小Tony。

“喔天啊,我们不可能打得过这场!James,掉头!我说掉头!”

“为什么?”他压根没低下头,手里为枪枝上膛的动作就如呼吸般自然。这可是任务,没到一定的危急状态不能撤退,况且身为复仇者中的冬日战士,面对一群不到二十个的小喽喽,要解决掉他们简直轻而易举,他不认为有撤离的必要性。 “快处理完了,Stark。”

“是我们快被处理了!走走走,上帝啊为什么你不听我的话!”小Tony正对着Barnes的耳朵大叫,而那很疼。

Bucky没回答,他看似在听从小Tony的指示地往回跑了几公尺,在小Tony几乎都要以为他终于对自己的自大感到后悔的时候从腰带上拆下了两个手榴弹,拉开保险往敌人的方向丢了过去。

“操!我们会跟着一起被炸死的!Barnes,你跑得不够远,手榴弹的冲击又那么强——我知道那是神盾特别开发的,而那会波及到我们!”小Tony扯着冬兵的领子大喊,惊慌失措的模样令人心疼。他的声音有些沙哑,眼眶也微微泛红,估计是因为从上了战场后就不停地在大叫而导致的。

“捂好你的耳朵。”Bucky说道,他背对着爆炸现场蹲坐在地上,用被手套包覆着的粗糙手掌盖住了小Tony,把他紧紧抱在怀里保护好那小小的身躯。那小东西正像只小老鼠在乱动,喃喃自语着“我们要被炸死啦我们逃不过这个的”,老实说,有点吵。

“碰!”

爆炸过后,冬兵捧着手里接近晕厥的小Tony站了起来,他回头看了一眼被夷为平地的废弃公园心里却没有一丁点的可惜。他抛出去的手榴弹确实是神盾局改造过的,但他们所做的改良是让它的爆炸范围和威力更小好让敌人能在未死亡的状态下被带回局内处理。那些被破坏的器具大多是对方轰炸的,所以,对,他一点也不抱歉。

Bucky活动了下筋骨,他捏了捏小Tony的手,示意让他赶紧恢复精神:“起来了,没事的。”

“…我还以为我们就要在这里结束了。”小Tony惊魂未定地抬头看着Barnes,他吸了一口气,却被空气中的粉尘呛得开始咳嗽。 “咳…操,都是灰尘。”

“那就回战机上。”Bucky说着便三步并成两步跳上了机舱,他把冲锋枪卡在武器柜上固定好,接着开始一个一个拆下身上的装备——包括小Tony。 Stark每次都把他的制服设计得很紧,虽然宽大的衣服的确会影响到行动,可他总觉得那人是故意的。

“等等!咳,呃,要是战机上有埋伏的步兵怎么办?还有,你确定真的没有残党了吗?”小Tony站在他眼前的武器架上担忧地探头探脑,如果给他加上耳朵和细细的尾巴看来真的就跟小老鼠一样了。 “不用再检查一次吗?”

“要是有敌人上来,Friday会通知我的。”Barnes敲了敲卡在右耳上的通讯器。

“但假如她被骇了怎么办?你是怎么让思考这么正面的?我就一直觉得会有人冒出来攻击你!”

小Tony急得跳脚,完全无视了Friday无奈的“小Boss,我相信您亲自设计的程序并没有那么容易被小反派破解”的回应。 Bucky不明白为何Banner要将这位负面思考的小Tony交付给他,要知道可是没有人赞同这项决择的。

Bucky低着头,他正在用仍旧不太清楚的脑子回想以前刚进行完第一次反洗脑实验后“冬兵”夺走他意识并袭击了钢铁侠的那天Tony所说的话,似乎是—— “我知道你不会伤害我”

“…因为我知道我能打过他们。”他对着坐在架上的小Tony说道,把后者抓了下来移到昆式战机的前座上开启了自动驾驶。一旁的控制台上有某种贴纸被撕掉的痕迹,但是他看不出来原本是贴了什么。

但是小Tony不说话了,他的视线正好对上了那片还残留着黏胶的长方形脏污,焦糖色的眼睛盯着那儿不放。 Bucky想起了Steve告诉过他的事,Tony在Friday之前也有个智能管家,在奥创之战后损毁了,他们普遍相信有一部分的他——或是全部——存在于幻视体内,但幻视却说他不是Jarvis。经过博士的检测,每个小Tony都拥有Tony原先的记忆,所以现在…他应该是想起了那是发生的事?

“…Jar不会回来了。”小Tony垂头丧气地叹了口气,说出的话正好验证了Bucky的想法。 “四号和十五号Tony问过我为什么要这么负面…那是因为我不想害死你们。”

他站起来,用小小短短的手指抠着脏脏的胶状物质,抠下一块后把它甩到地上:“如果我能一直往最坏的方面想,或许我就能联想到所有对我们不利的状况,这样就能研发出更多新武器或是让Friday来得及通知你们,那些糟糕的事情就不会发生了。”

“那就是为什么你总是冲在第一个?”Barnes将黏在他手上的脏东西拿掉。

“…你知道,团队里只有我、猎鹰、幻视和女巫能飞,猎鹰通常待在中段,幻视在最后收尾,女巫负责大范围,所以我要提前清理完可能伤害到你们的危险。”小Tony乖乖地伸出手让冬兵替自己清理掉那些无法光靠甩就清除掉的胶水,他害怕再甩下去整只手臂都会跟着被甩掉。

“Tony…”

“别插嘴。你应该听过吧,奥创之战的时候,Wanda那孩子原先是属于他那一方的,当时她有透过能力让我看见一些景象。要是有哪天我…做得不够多,让你们都被害死了怎么办?”他用着与现在身材完全不相称的语气继续说道,软软的脸颊因为懊恼而鼓起,很可爱,同时也让人心疼。 “我…“Tony”时常会梦到那些画面,倒在地上的包括队长、黑寡妇、鹰眼、女巫…还有之后加入联盟的你。我要不断地往坏的方面想,才能做好万全的准备。”

小Tony又叹了一口气,Bucky根本无法数清他至今叹了几次气。自从他自实验室带回这个小Tony后,围绕在耳边的就总是那轻微、几乎听不到的叹息声,而那每一下都让他感到痛苦。

“天,我知道你不能理解我的举动,这显然令人难以接受,不是吗?声名狼藉的钢铁侠在分裂后向队友吐露心声说出他一直藏在心里的鬼话,谁都不会相信这点…”

“我相信你。”Bucky打断了小Tony,他是如此庆幸昆式战机有自动驾驶的功能,天知道他有多不希望在安慰着小Tony的同时还得一面顾着飞机飞到哪儿了。 “那…不是坏事。”

他笨拙地拼凑着句子:“你为了防范“冬兵”对复仇者们进行攻击——就像那次一样,制造出了新的反冬兵盔甲。”

“是啊,但我不认为这算是件好事。这代表我不完全对你感到放心…”小Tony愧疚地低下头。

“不,这很好。是你让我能放心度过每个夜晚,“冬兵”喜欢在半夜跑出来,是你的盔甲让我能不用因为担心会在你们睡到一半时去袭击你们而睡不着觉。”Barnes有点慌了,天啊他没办法看那么小只的Stark自责而不开口说话。 “因为我知道你能够制住我。而你制造出那装甲的原因就是你想到了最坏的那面。”

“呃,我从不知道你是这么想的。”

“其他人也是。我知道你为每个复仇者都打造了反英雄盔甲,就是有那些盔甲的存在,才能让我们不用担心哪天被敌人心灵控制了去攻击队友。”他回忆起了之前Barton所说的纽约之战。 “你是在保护我们。”

Bucky觉得他快把脑内所有的词汇都用光了,但小Tony仍然没打起精神,这让他很挫折。要是其他人来接手这项任务百分之百能干得更好,他们相处的时间远比原先复仇者联盟的成员来得少,而他不确定有自己说的话能否有安抚的作用。他转头望向坐在右边的小Tony,却惊觉原本应该坐在位置上的小家伙在不知不觉中爬上了他人类的右手。艰难地把手指卡在制服的缝隙中慢慢爬上来的痒痒看起来有点滑稽,但因为他那娇小的体型又显得可爱过头了。

“帮个忙好吗…!”小Tony向他伸出小小的手。

冬兵立刻捏住了他的手掌,把人放到肩膀上:“为什么突然爬上来?”

“你不是说我那样做并不是坏事吗。”小Tony一脸鄙视地看着他。 “所以我在想,要怎么才能像有盔甲时一样飞在最高处,然后我想到也许我该爬到你身上。”

他说完,有些不稳地扶着Barnes的脖子,于是后者直接抓住了他放在头顶上。

“这里比较高。”Bucky说着拍了拍小Tony的身体。 “你能看得…比较远。”

“确定能成功吗?”

“可以。”

“天啊,你是不是有人格分裂?没有冒犯的意思,我是说,你一下子多话一下子少话,感觉就像有两个人格一样。”小Tony干脆直接倒了下来,并不是说他就不怕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危险,而是——老天,他不能否认Bucky让他安心了不少。

“如果真的是那样的话,”Barnes透过眼前玻璃的反射看着趴在他头上撑着头的小Tony。 “我相信你能制住我。”

于是众人没有再听过小Tony的叹息。

END

彩蛋1(变回来后):

“我真怀念那个你愿意让我坐在你头上的时光。”

“因为那能让你觉得比较高?”

“闭嘴,浣熊。”

彩蛋2(变回来后):

在Tony变回原本模样后第一场战斗,复仇者们全冲到了钢铁侠的前方替他解决掉了所有的危害。

评论

热度(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