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万

´_>`看什么看

【101只史塔克】你看得见我吗?(盾铁/Steve篇)

Mia米亚:

此文为“起司汉堡”群组内的活动文之一,详情看这里

大致上就是Tony被Loki的魔法变为了好几个小小的小Tony,每个小Tony都拥有一部分Tony的情绪或喜好,譬如说爱跳舞、傲娇、不信魔法、负面、自卑、爱笑…

而我选的是队长的自卑铁,想要好好治愈Tony呀

然后来放个群宣! (其实也不太清楚要打什么

群号:455693766,群名起司汉堡,群内日常记梗、聊天、开视频画画,充斥着各种大佬和天使!凡是喜欢铁人不排斥all铁的太太或小可爱们都可以来加入喔,么么么(๑・ω-)~♡”

※注意 CP含 主CP【盾铁】

※本章含【盾铁】

※人物属于MARVEL,OOC都是我的

Steve脱下被汗水浸湿的上衣,对着镜子无奈地吐出一口气,转身一件件地脱去剩余的衣物丢进洗衣蓝内,站到莲蓬头底下打开冷水开始冲澡。他接了一把水往脸上用力地泼,揉了揉眼睛。

他尽力想忘记Loki干的好事,但他做不到。

在复仇者们发现满实验室跑的小Tony以后——对,真的就是“小”,全身包括五脏六腑都缩小到了摇头公仔一般尺寸的那种——几乎每个人都领了一只走,还有一些据说是跑不见了,或是在阴错阳差之下被传送到了世界各地(以及宇宙),反正复仇者们人手一只刚刚好。但是Steve找不到他负责的小Tony。

据其他小Tony说,那只Tony是属于自卑类型的,很有可能因为觉得自己配不上美国队长而躲起来了,那时复仇者在分配小Tony时他们就有发现他边自言自语着边惊慌失措地想从桌子上跳下去逃跑,要想找到他应该很困难,毕竟他们的身体现在可是那——么小啊。不信邪的Steve当初不认为这项任务会有多难,但过了两个小时后,他只能承认他输了这场躲猫猫。

真令人气馁,还有些不高兴,全部的复仇者都各自照顾着他们的小Tony,除了他以外。

重点是他还是没找到那位自卑的小Tony。

Steve将身上的水珠全数擦拭干净,简略地将浴巾围在腰处走出浴室。该死的他必须在今天之内把那只小Tony抓回来。 Friday从头到尾都没出声,假如她能帮忙的话他就不用四处跑来跑去弄得满身大汗了,Friday…喔对,Friday

“Friday,能替我扫描看看——呃,我应该要带回来的小Tony在哪里吗?”他抬头望向房间天花板角落的摄像头。

“很高兴您终于想起我了,Rogers队长。”Friday似乎对于能派上用场这件事感到挺愉快,就算分裂成无数个小Tony,Tony终究还是她的Boss,能找一个回来就是一个。 “根据我的扫描,属于您的小Boss现在位于您的枕头下方。”

枕头下方——

Steve看见他的枕头很明显地抽搐了一下,而他很确定那用棉花填充的蓬松物并没有生命。

先不论小Tony是什么时候偷偷摸摸地来到他房间并把人藏在枕头底下的,他现在有更要紧的事要处理。

天佑美利坚,感谢聪明机智的Steve,他总是懂得要在何时发挥身为美国队长的精神——永远都有计画的良好习惯,他两眼紧紧盯着自从那次抽动后便不再有动静的枕头,拿过沙发上的几个抱枕和床上的棉被小心翼翼地在它周围盖了一座城墙。软绵绵的障碍物或许对复仇者们一点用处都没有,但对小Tony而言那可就不一样了。 Steve在回忆了下小Tony目前的身高后满意地点点头确认那小家伙不可能爬出棉被山,噤声慢慢地靠近目标物,接着一把拉起枕头。

“喔老天啊操操操操操!”小Tony大叫着,他四处张望着最后还是沮丧地发现自己早已陷入敌人的陷阱内,只能暂时放弃了逃跑的想法。 “…Steve,队长,放我走如何?你看我现在这么小一只,什么都做不好还会拖你后腿又很难找,我没理由能待在你旁边呀。放我走吧?”

“不,Tony。我有义务照顾你,而且每个小Tony都有人照看。为了把你们变回原本的Tony,我们得确保你们好好的。”Steve皱眉,他一点儿也不认同方才小Tony所讲的话。好吧,除了很难找那点之外。

“不不不,你看呀,Steve。你是美国队长,我现在什么都不是,没有盔甲、力量,甚至连一双能“正常”修理机械的手都没有!你没有必要照顾我的。”小Tony依然坚持,他摇着头晃着手看得出来正在用生命拒绝Steve的好意。这让Steve有些伤心,原来Tony内心有一部分是如此认为的。 “嗯,你可以去找七号Tony或二十七号,他们比我好上几百倍…”

小Tony说着说着,声音变得越来越小,小到假如Steve没有超级听力的话是绝对听不见他在说些什么的。 Steve叹了口气,却难过地注意到那微小的举动却让小Tony再次以为他真的哪里不够好,慌乱地用他的小手小脚想爬出高墙。

“Tony,我不能也不会去跟别人交换。当初是Bruce根据你们每个人的个性来挑选合适的照顾者的,他会把你交给我一定有原因。”他用手指戳了戳小Tony的身体,指尖轻轻地敲在胸口上。 “所以我不会放弃你,Tony。”

“呃,你真的不考虑一下七号跟二十七号吗?不然一号也可以,我觉得你们说不定很合得来,他是个天生的领导者。我却连这堆棉被都爬不过去!天啊,我的小肚子,然后——你的腹肌!我们的差距太大,Steve。”小Tony捏着他肚子软软的肉,恨铁不成钢似地用力捏了一把,在上头留下红红的小指印。

“说到底,我根本不晓得所谓的七号、二十七号或一号是谁的小Tony…你想从城墙里出来吗?”

“想想想。”小Tony像啄木鸟一样快速地点点头。

“那跟我保证你不会逃跑。”

“不会,我不会逃跑。”他迅速地回答,眨了眨变小以后看起来甚至更大了的眼睛。

在认真思考过后,Steve首先除去了挡在小Tony前方的路障,后者则站在敞开的高墙大门前动也不动地表达自己的守信。他用两手缓慢地捧起小Tony,将他放到如今相对来说如同摩天大楼一般高度的小矮柜上,最后一屁股坐在弹簧床上发出“碰”的一声。

Steve看着小Tony有些难堪的表情,心里有个地方在隐隐作痛。 Tony十分擅长用演技掩盖寂寞和所有负面的情绪,有时要不是Friday有扫描到他的脉搏和呼吸频率不正常复仇者们都不一定能发现,这个小Tony拥有的是Tony自卑的个性,而那还真不好哄。

“Tony,所以你现在能告诉我你是怎么到我房间的了吗?”Steve用着这辈子所能使用最温柔的语气问道。

“我被夹在你的制服里面一起带回来了…”小Tony的两条腿在柜子的边缘晃呀晃的。 “等等不是那样的,Steve!我知道我没有资格躲进你的制服里,因为你可是天杀的美国队长啊!你走进健身房的时候我只有那里可以躲,但是我怎么能预料到你会顺手把那堆衣服带回来…”

眼见小Tony又开始自说自话,甚至还手忙脚乱地比着手势解释当时的情况,Steve打断了他的说词,决定换一个话题开始了解。

“嗯,那你们的编号是怎么一回事?是在我们还没到实验室之前就排好的吗?”

小Tony愣了一下,八成是没想到对方会突然跳出这么一个问题,他“嗯”了一声:“没错,是一号Tony提出这个想法的,他的领导能力真不是盖的。但还是和你差了一大截啦,毕竟你是美国队长,我们就算分开来终究还是Tony,躲在铁罐头内的普通人类不可能赢过超级士兵的…天啊。”

他缩起腿,低下头把脸蛮在臂弯里,过了几秒后用一个受伤害的可怜模样看向Steve。

“我又让你觉得我很自卑了对吗?老天,我保证我从没刻意这样做过,只是…Steve,我觉得我永远比不上你。小时候Howard让我听着美国队长的故事期盼着我长大也能跟你一样;几十年后我却只是个藏在盔甲后面的孬种。”

“不准说你自己是孬种,Tony。”一股无名火冒上Steve的心头,他承认对这位小Tony动脾气很没道理也挺过度责怪,毕竟就算不想自卑,身为一个情绪性的小Tony他还是会制不住地自我责备,但看着对方持续贬低自己任谁都会觉得内心过不去。 “你很勇敢。”

“我不确定。”

“但是我很确定。Tony,你敢抱着核弹冲向虫洞,就算那有很大的机率是张只去不回的单程票;你总是冲在第一个攻击敌人,为团队清理出道路。”Steve勾起了嘴角。 “我也会害怕,没有人面对死亡不会畏惧。待在盔甲里保护好自身是个明智的选择,不是逃避。”

“…我听那个爱飞来飞去的Tony也是这么说的。”

“对吧,所以没问题的。不知道你们变回去以后能不能保留着这段时间的记忆?我希望是有的。不过接下来的几句话可能要请你听完后立刻就忘掉,我可不想要Tony这辈子都抓着我这把柄不放。”他笑得更灿烂了。该死,这个人一定是在天使的号角声及天堂的圣光下出生的,上天也太不公平了吧。

“你想说什么?”小Tony终究还是一部分的Tony Stark,他好奇地抬高了头。

“虽然我总是说二十一世纪科技很复杂,但老实说,”Steve耸了耸肩。 “我觉得你的盔甲很帅。

“哇喔,哇喔,哇喔!老天,刚才美国队长是说我的盔甲很帅了吗?Friday妳有录起来吗——呃我不清楚我有没有资格对妳下指令毕竟我连一百分之一的Tony都不算,但还是——拜托,所有的Tony都会想听到这句话的,可以拿来炫耀好一段时间!”闻言,小Tony大叫着站了起来,小小的双脚踏在木板上发出了微小的“咚咚”声。

Steve看着他,终于放声大笑了出来。他看着在和自家人工智能对话的小Tony,稍微放下了心中的一块大石头。房间内的温度有点低,而鉴于他仍然只围着一条浴巾他认为此时是换衣服的最好时机——至少小Tony没再心心念念着要逃跑了。他回头看了眼在和Friday斗嘴的小家伙,用嘴型对着镜头说了句“先替我看着他。”接着走到了更衣室用在军营中的速度迅速地套上了便服。

好吧,安慰小Tony固然是困难了点——大概就比逃过黑寡妇的近身攻击要来得麻烦上一些,而相对来说能看到他重拾原先的Stark性格也比全身酸痛一整天更令人心甘情愿。其实Steve并不介意让他录下那段视频,毕竟假如日后“真正的”Tony又感到自卑了或许能让Friday放给他看也说不定。

Steve拉了拉衬衫的下摆,他推开门扫了一眼房内,却在地上看见了石化一般定在原地的小Tony。

“…Tony,你在干嘛?”

“喔,呃先别生气,队长。我能理解你刚才说的话,“Tony”很好,但是——”小Tony回过头,他咬着口腔内侧的肉,脸上挂着担忧的表情。 “他还能更好的。Steve,你说我是不是不要回到“Tony”那里比较好?这样他就会少了一样负面的情绪…”

他伸出一根手指阻止了美国队长的插话:“虽然我们还有好几只Tony也是悲观的个性,但去除一个是一个啊。要是“Tony”不会再感到自卑,他的生活会不会比较愉快?我是说,至少那能让他少了一样烦恼。”

“所以你想抹灭掉自己?”Steve责备地望向摄像头,但过了几秒后又察觉到这个举动根本没有意义。 Friday没有提醒他估计是这个小Tony下令的,那好姑娘早就认定了每一个小Tony都是她的小Boss。

“也不算是抹灭掉,比较像是强制阻止融合的发生。我能跟那个爱敲敲打打的Tony谈谈,以及Bruce,我们能找出方法的——”小Tony没能说完,后半句话硬生生卡在了喉咙。 Steve拉住他脖子后方的领子把他提了起来,不顾那激烈的挣扎拉开胸前的口袋把他整个人塞了进去。

“待着。别乱动,也别想着跳下去。”美国队长用他在独立日上演讲的严肃语气盖住了小Tony的胡乱大叫。 “你就待在这里,我会好好看着你。”

小Tony用拳头打着口袋柔软的布料,两脚踢啊踢的,在里头不停地发出“嘿让我出去”和“SteveSteveSteveSteve我现在没有装甲掉下去会死的”之类的咆哮声。他大概坚持了十分钟吧——不得不说,以一个小小的生物来说他的精力多得吓人——最后才因氧气不足而停下了动作。 Steve在那之后就松开了手,他甚至还拉开了口袋让空气能顺利地流通,谁也不想让小Tony受到伤害。他忽然很能了解那些养小仓鼠的人为何这么宝贵他们的宠物,没有人能忍心去欺负小动物!

在成功呼吸到新鲜空气后,小Tony喘着粗气,双手巴着口袋的边缘艰难地抬头望着Steve,看起来就像被踢了一脚的小猫。他戳了戳后者的胸(但考虑到体型问题,他说不定是用踹的),再指指自己,沮丧地摇头。

“我不认为我值得让“Tony”接纳我。”

你一直都值得。”Steve则低着头,他承认要维持这种姿势挺不舒服的,但他想看着小Tony的眼睛说话。 “相信我,经过这次经验,等你们变回“Tony”后大家都会用不同的方式对待他的。像我就学会了去安慰他的自卑,我想Bucky、Wanda他们都能感同身受。”

“我的存在不是累赘?”

“当然不。”他回答。 “你让“Tony”能不必把所有的事都埋在心里,他会感谢你的。我认为复仇者们有必要看见他的内在——也就是你们,我们是一个家庭,家庭需要互相了解。 ”

“…好吧。”小Tony垂下头开始思考。 “很高兴能让复仇者看见我。你知道,当我在大厦里跑来跑去却没被任何一个人发现的时候我其实很想大叫“嘿你们看得见我吗? ”,在我的记忆里“Tony”永远都是目光的焦点,没被人注视着感觉还真奇怪。”

“我们看得见的,只要你们敞开心胸,大家都愿意听你们说话。”

“嗯哼,听你这么说我就姑且相信了。呃,还有一点,Steve,不别这样看我!”小Tony恶狠狠地瞪着Steve,等到对方的眉头舒缓开来才接着说下去。 “我想说的是刚才我在矮柜上时有不小心瞄到一点——喔老天你的小兄弟尺寸都比原本的我大…就这点不准叫我不要自卑!男人遇到这种事总是会受伤的好吗——”

“…你们果然都还是Tony。”Steve笑着走出房间。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复仇者都看见了一只被塞在美国队长左胸口袋的小Tony。或许他仍然自卑着,但不同的是现在不只有美国队长会安慰他,他拥有的,是一个家庭。

END

彩蛋(变回来后):

“你可是说过我的盔甲很帅的。”

“所以你打算抓着这点一辈子不放了,是吧?”

评论

热度(162)

  1. 三百万Mia米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