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百万

´_>`看什么看

【盾铁】有请蜘蛛侠为我们回答

Mia米亚:

来自 @maybe罐头__RDJ是信仰 的梗,好可爱好可爱! ! !


设定Superfamily,然后Peter私设年龄较小,约七、八岁


请铭记:夫夫争吵是孩童记忆里的伤,请各位别再吵来吵去了


※注意 CP含 主CP【盾铁】轻微少量的【幻红】


※本章含【盾铁】【幻红】


※人物属于MARVEL,OOC都是我的


Peter确定,他昨晚真的很努力很努力在苦读历史,他把老师发的讲义看了一遍,学校课本翻了两遍,划记了许多重点甚至还上网找了资料,可他不明白,为什么老师要出这种强人所难的题目。


“请写一篇文章叙述内战的起因及你的看法,字数不限。”


他咬了咬唇,眼眶泛出泪水,这太超过了,他一点都不想去回想他爸爸们那次的争吵。也许超级英雄的战争已经名留青史了,而学校认为孩子们有必要发表自己的看法,可是他们又没想到学生内含有美国队长与钢铁侠的孩子。这感觉就像让没有祖父母的小孩写对他们的爱有多深,一点也不通人情。


Peter瞄了一眼隔壁的Gwen,她早已动笔开始写,再两行就要写到一半了。如果现在不写,打钟时就会来不及交考卷,Daddy不会喜欢看到他的历史科拿零分,Papa更会担忧地问发生了什么,不论如何他都得写几句话赚取分数。 Peter吸吸鼻子,从笔袋里拿出Papa为他削得尖尖的铅笔和擦得白白的擦布,在第一行整整齐齐地空了五个英文字母的距离开始写。


“操,Steve,你过来看。”


“Tony,别在Peter面前骂脏话。”Steve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揽过钢铁侠的肩把他从儿子的房间带出到客厅,两人一屁股在沙发上坐下。 “什么东西?”


“Peter的历史考卷。”


“怎么了?我记得他前几天很努力地在读历史,考得应该不错。”美国队长接过卷子,他可是陪Peter谈了一下午的历史,根据男孩对此话题的兴趣他不觉得会考得多糟,而且Peter和Tony一样都很聪明,平时成绩都有维持在标准以上,照理来说是不会有不及格的情况发生的。


“就算他考了零分我也不会骂脏话,”Tony翻了个大大的Stark式白眼。 “你看看他写的文章。”


Steve低头一看,于是他也骂了声“操”,被瘫在沙发上的Tony施以Language制裁。


只见Peter的考卷上,手写题的那栏歪歪扭扭地写了好长一串蚯蚓般的字——他们很确定Peter平常写字不是这样的,甚至还有些一点一点、不均匀的水痕,看了都让人心疼。


“你看完了吗?”


“还没,现在要看。”Tony直起身子靠到Steve旁边,他皱着眉看着那张烂烂的纸张,开始一字一字地念了起来。


姓名:Peter Rogers-Stark


题目:内战


内战的起因:


联合国因苏柯维亚事件和以往复仇者在战斗时带来的种种建设伤害与人员伤亡而提出了超级英雄法案,但美国队长和钢铁侠对于法案的意见不同,而复仇者也分为两派。日后冬日士兵出现,在泽莫的计画下两方开始内战。


“你不觉得他太成熟了吗?一般来说八岁的孩子不会写得这么——”Tony咬了咬唇。 “公式化。”


“也许是因为生长环境。继续,Tony。”Steve皱了皱眉。


我对于内战的看法:


嗯…该怎么说,我的Papa跟Daddy分别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所以我对内战的感受很深。从以前我就知道,Papa跟Daddy常常在吵架,从早上能不能吃冰淇淋当早餐到晚上应不应该熬夜(我也很想吃冰箱里的巧克力冰淇淋蛋糕当早餐,可是Papa不允许),从钮扣的第一颗要不要扣起来到领带要打温莎结还是半温莎结好看(说实话我觉得差不多…)。不过都是小吵而已,所以我没有想到,他们会真的打起来。


我不太理解法案的内容,但Nat阿姨跟我解释了,差不多就是自由派跟政府管束的差别,Papa不希望复仇者被当成政府的工具,Daddy认为有人管控会更好,所以他们吵了起来。 Ross浑蛋——Daddy让我这么叫他的(Steve:认真的?) ,来的那天,他们之间的气氛简直糟透了,甚至当晚就开始分房睡。虽然我没有参与到会议,但我很担心Daddy的状况,所以抱着我的小猪猪去找了Daddy。他被小猪猪毛毛的八只脚吓得不轻,可那是他为我买的。


Daddy说,他永远不能理解我为什么喜欢蜘蛛玩偶,还帮它取了个哺乳类动物的名字,就像他一辈子也搞不懂Rogers的想法——是的,Daddy每次和Papa吵架就会更换称呼。我很着急,隔天偷偷去找了Papa,但他正好在跟Sam叔叔说话,那次是我在奥创之战后第一次看到他这么严肃,所以我很害怕,也许那时候我应该就要猜到会发生什么事了。


“喔老天…”Steve捧住了脸,他吐出一大口气平缓了下心情才有勇气继续看下去,他居然让自己的儿子害怕了。


“…或许看完我们该去看看Peter的状况。”Tony挣扎了半天只挤得出一句话。 “队长?”


“没事,接下来我来念吧。”Steve揉了揉脸。


我必须先声明,我不讨厌Bucky叔叔,他对我很好,虽然有点小冷淡,也不是很擅长表达情绪,但他会替我拿冰箱上头的布朗尼,而且金属臂也很酷,所以我觉得他是好人。


但是那时候的我不是这么想的,那天Papa他们去联合国开会,我在复仇者大厦和Wanda姐姐他们待在一起。之后因为Vision说他要煮汤给我们喝所以我逃跑了,逃到房间里打开电视正好看到的就是联合国总部那发生的事情。


大家都说那是Bucky叔叔做的,Papa跟瓦干达的国王什至跑去把他抓了回来,后来的事我不清楚,只知道冬日士兵似乎被泽莫呼唤出来了,Daddy差点被枪打中,Papa再次把人抓回来,Clint叔叔过来带走了Wanda姐姐,Vision被砸进地下。我躲在房间看着Friday依照我要求播放的投影一边发抖一边哭,我好想抱着小猪猪跑到Daddy他们在的地方让他们不要打起来,可是没有人能帮我。为什么我什么都做不到?因为那时候我才七岁吗? (此处有大量的水痕,字有些糊掉了)


Steve和Tony都没有说话,他们沉默了几分钟,才由Tony打破了宁静。


“…我们可能真的要去看看Peter。”他看向Steve慎重地开口。他们还有一大半没有看完,而他知道后面才是最令人心碎的。


“没错。”美国队长握紧了拳头,他把那张原本就被揉成一团的考卷捏得更烂了。


一直到隔天Daddy才回来,他说他是回来看我的,可是他不能把我带去德国,因为太危险了。我用了最大的力气向他证明我也能跟着他们去,我有蜘蛛感应,也能吐丝,但还是被拒绝了。 Daddy让神盾的人好好照顾我,绝对不能让我受伤,可是我想要的只有Papa也一起回来。


那几天我脑袋里除了英雄内战的事情外什么都没有,我不想玩玩具,也不想看电影吃甜甜圈,这些事应该要和Papa他们一起做才对。我每天都抱着小猪猪,希望过了几天就能看到复仇者们一边笑着一边踏进大厦,Nat阿姨会摸摸我的头,Sam叔叔会捏捏我的脸颊——很轻的那种,Rhodey会带给我新的汽车模型,Wanda姐姐和Vision则会像往常一样总是待在一块儿,但我看见的,只有美国队长和钢铁侠两个阵营在机场打起来的新闻。


神盾的姐姐和哥哥们让我别看了,可是我认为这很重要,所以我骗了他们(对不起)说我想午睡,跑到房间让Friday继续播放,即使她很反对。


打斗的过程没有被拍出来,我只能听到记者的转播,说是有个巨大的家伙,然后就看到一架飞机飞起,战争机器掉落,众人发出惊呼,而我也是。我不能想像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Rhodey会受多大的伤,Papa跟我说过的,在他和Daddy并肩作战的第一场战斗——纽约之战,Daddy就有从高空掉下来过,幸好Hulk接住了他才没有离开大家,可是那时候Daddy还是受伤了。我好担心Rhodey会出什么事。


“幸好Peter…没有看到我们打起来的样子。”Tony眨了眨眼睛,他觉得鼻子有些发酸。 “他不该看到这些。”


“我不知道,Tony。我不确定我们在他问起时都略过这部分对他究竟是不是好事。”Steve全身都僵硬了起来,那点点的水渍让他的心脏刺痛到不行。


“或许等他长大一点。”Tony叹了一口气。


机场之战结束后,Daddy有回来过一趟,他说他要去Raft跟被关起来的复仇者们谈谈,我问他我什么时候能看到Papa,他很忧伤地看了我一眼没有回答。我好讨厌我看着他们内战却无能为力,如果能快点长大就好了。


之后的事,我照样不清楚,Sam叔叔说他跟Daddy谈过,Daddy去了西伯利亚找Papa跟Barnes叔叔,然后……


(这里的字全糊掉了,只能稍微看出想表达的内容)


Daddy回来…伤…心痛…没有人…想安慰他…拒绝…保护…


Papa他…Raft…瓦干达…很难过…想…和好…


虽然我现在也才八岁,可是我觉得,那是我过得最灰暗的日子了。


我想找Banner博士和Thor来帮忙,但博士没有来,Thor只写了一封邮件给Daddy就再也没有音讯,Daddy的PTSD好像又犯了,他不让我和他一起睡,我说那我不抱着小猪猪,能不能让我待在他旁边,他露出了那种悲伤的眼神再次拒绝了我。 Friday说,Daddy常常会在半夜惊醒,我请她在那时候提醒我,Papa不在,我要代替他照顾好Daddy。


过了几个礼拜。


Daddy倒在实验室午睡的时候,我看见他总是带在身上的那只折叠手机响了,我不知道这是谁给他的,也不知道打过来的人是谁。但毕竟Daddy每天都把它带着,肯定是什么重要的人。我摇醒了Daddy,把手机递给他,他犹豫了一会儿让Vision把我带出去,我只好乖乖照做。


我很担心,说不定那是又有人来找Daddy麻烦了,联合国和神盾的人最近总是来大厦里,我不喜欢他们。过了没多久,我听见Daddy从实验室里出来,他的眼睛红红的,手里握着那台旧式手机,他看起来放松了一点,那天晚上足足睡了七个小时,那是在内战后我第一次看见Daddy睡那么久。


隔天,我看到Papa跟其他复仇者们了,还有那个叫T什么的瓦干达国王,似乎是他把Papa他们带回来的。


我好高兴我有把手机给Daddy。


“你应该要给Peter买二十只蜘蛛玩偶当谢礼,我早说过的。”


“…我会的。”


但是Daddy貌似没有跟我一样开心,他把自己武装起来了——就跟他跟那些联合国的西装男见面时一样。我看得出来Papa一直想跟Daddy说些什么,但是Daddy从头到尾都没有把眼神放在他身上过,这代表Papa做了什么坏事。


我以为很快就会好了,但过了两三个月,Papa跟Daddy之间的状况还是没有变,我好急,我好怕他们离婚,我哪一边都不想跟,美国队长跟钢铁侠是一起的,我不想要他们分开。


我问Nat阿姨,她说我要学着顾好自己,这让我很慌张。我去问Clint叔叔,他说他很抱歉那时候在Raft对Daddy那样说话(但其实我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所以会帮我。


我开始抱着小猪猪挤到Daddy和Papa附近,我想当他们之间的“润滑剂”(我也不知道这有什么特殊意义,Clint叔叔在讲到这词的时候笑得不太单纯)。我觉得我这么做有些卑鄙,可是我看得出来Daddy其实也不想一直冷战下去,所以还是继续了。


Papa很快地就注意到我想做什么,他总是会对我微微一笑,但Daddy没有。


(Tony抹了一把脸。)


但是我知道,我努力是有意义的! Papa跟Daddy会讲更多话了,气氛也没有那么尴尬,虽然让他们能再度笑着说话花了有三个月的时间,可是那真的不算什么!这是蜘蛛侠第一个完成的任务,不是帮Clint叔叔用蛛丝抢过Sam叔叔手上游戏机的那种。


有点写不下了,好吧,这些是我对内战的看法,我看大家好像都没有写这么多——老师,我没有偷看他们的答案。说不定是因为我有史上最棒的Daddy跟Papa,谁能有美国队长跟钢铁侠当爸爸呀?


(最后三个单字挤到了卷子最下方,回答结束)


“…我们真的真的要去和Peter谈谈。”Tony看着那“史上最棒的Daddy和Papa”开口,他张着他蜜色的大眼睛瞪着Steve。 “等他起床以后。”


“是的,我们确实该跟他谈谈。”Steve点点头,他们确实得和Peter好好讨论下内战的事,他和Tony之间的隔阂能减少那么多,老实说,Peter有很大的功劳。过了那么久他还是会因为让儿子为自己爸爸们担心,甚至还得想办法让他们和好而感到愧疚。


“说到底,怎么会有老师出英雄内战来当历史科的题目?他们在想什么。”钢铁侠翻了翻考卷,他不能理解为何历史科会有这个含在里面,Peter现在学的应该是美国十九世纪的历史才对。


“等等,”Steve将视线移到了上方,他看了看上方的题目,他记得他和Peter谈的内容是——


“Tony。”


“干嘛?”


“…我觉得Peter应该是理解错题目的意思了。”他指指上方的几个“南北战争”——也称为内战。


“操。”Tony瞪大了眼睛。


“至少我们知道了Peter的想法还有感受。”Steve有些苦涩地笑笑,他把考卷好好地摊平在桌上,再用一本书夹着。 “要是他没有看错,我们也没有机会知道他在想什么,他是个很坚强又很有责任感的孩子,平常不会跟我们说这些。”


“也对。”钢铁侠收起那本书,他们走到Peter的房间,他正抱着小猪猪睡得安稳。 “我真的永远不能理解他为什么这么喜欢蜘蛛。”


“因为他是蜘蛛侠,Tony。”


“冷死了,老冰棍。”


“那因为他是美国队长和钢铁侠的孩子呢?”


“…那还差不多。”


Steve笑着吻了吻Tony的嘴唇。


END


彩蛋1:


然后他们看到考卷后有一排老师留下的字:


“请Peter的家长来学校一趟,谢谢。”

评论

热度(160)

  1. 三百万Mia米亚 转载了此文字